提升大学院系治理能力的经验
2017年06月30日14时05分    阅读:4356
供稿单位 / 本站

核心观点

大学的院系建设是“五位一体”的系统工程:改革、发展、稳定、创新、治理。学院治理要坚持公开、公平、公正原则,三者次序不能颠倒。治理中要高度重视沟通与交流,这是保持信息对称的关键。

单位领导在学院治理中发挥着重要作用,要学会在约束性条件下开展工作。好的领导,必须要具备“德、威、仁”三种素质。德,就是个人要行得正;威,就是要照章办事;仁,就是要有仁慈之心。

在学院综合治理中,要注意四个维度:道、术、势、时。道,要求我们要做正确的事,做应该做的事。术,要求我们工作中要讲求方式方法。势,要求我们要注意事物发展态势,顺势而为。时,要求我们把握时机,注意工作次序。

学院综合治理有正、活、少三大法则。正就是要求行得正;活就是要能用得活;少就是要管得少。具体工作中,还要注意三个要诀,就是理、利、情。要晓之以理,待之以利,动之以情。

事物发展是在具体情境中运行的,情境主要有五种情况:简单情境、复合情境、复杂情境、混乱情境、杂乱情境。每一种情境都有不同的应对之策。因此,二级学院改革与治理,必须要高度重视风险控制与安全稳定这两大关系。


无论是单位还是个人,明道(即了解做事情的客观规律及其内在逻辑)异常重要,做任何事情都有其客观内在规律,所以明道决定了眼光的高低,眼光的高低决定了理念的优劣,理念的优劣决定了目标的大小,目标一旦决定后,也就决定了方向、战略、愿景、使命、未来和格局。

作为大学和学院,我们的使命是什么呢?一个大背景就是,中国正在从大国向强国迈进。国家之间的竞争,特别是强国间的竞争,就是资源的竞争、制度的竞争、人才的竞争和话语权的竞争,其中最根本的是制度和人才的竞争。随着中国在上世纪90年代初确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目标,大学教育在中国改革开放进程中肩负着民族复兴的重大历史责任使命,虽然中国学生的素质世界一流,但人才培养规格却还不能满足国家发展战略的要求,学生的研究能力、创新能力、自我学习以及知识更新能力与国际学生相比处于明显劣势。造成这种现象很大程度上是由于缺乏崇高教育目标、先进教育理念和全球视野,从而导致课程体系及能传授最新前沿知识的师资队伍、培养要求、考核制度、管理体制及相关规则都有较大欠缺,这就需要大学二级学院系去面对和解决。

中国大学的改革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需要正视其改革的艰巨性,用好成功改革的方法论。将一件事情或改革做成、做好,既要有想法、有勇气、有担当、有智慧,也要有忧患意识,危机意识,特别是风险意识。由此,无论是国家层面还是学院层面的建设,必须以改革、发展、稳定、创新、治理五位一体的综合改革治理框架去系统思考做什么,应不应该做,怎么做、谁去做,能不能做及怎么做才最优的问题。在这个过程中,有一条主线需要明确,那就是要坚持教育要“面向现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来”方针去办大学,绝不能故步自封,关起门来自我评价,一定要以国家战略和国际标准来衡量。

在二级学院治理中,做好学院治理要坚持公开、公平、公正原则,三者次序不能颠倒。治理中要高度重视沟通与交流,这是保持信息对称的关键。信息对称是做成事情,做好事情的前提条件。具体来说,就是要做好上下传达及横向的沟通与交流,这是保持信息对称的关键。学院的工作就像一部机器,是有内在联系的,做好工作的前提就是信息对称。为此,学院领导去学校开会,要有会议纪要,并将会议纪要传达到党政班子所有成员。为了了解学院工作情况,学院形成本周工作汇报和下周主要工作安排制度。通过工作汇报,了解学院工作的基本进展和所存在的问题,做好下周准备,以尽可能避免不好的事情发生。

另外一个前提是依靠管理团队。为此,要基于两个前提条件,一个是制度,另一个是管理团队。学院制度建设要详尽和全面,行政管理团队也要齐全。一个好的领导,无论是校长还是院长,要懂得放权。许多领导管得特别多,特别地细,不仅如此,还特别喜欢隔级领导,隔级指挥,结果造成副手和下级的不满。这种隔级领导的方式是对被越过的领导的不信任,会影响其积极性,也可能会对员工的工作造成不必要干扰。最好是隔级动员、隔级检查、隔级关怀,而不要隔级布置、隔级指挥、隔级责备。没想法又抓权不放,这是最差的领导,既提不出大的设想,又调动不了团队的积极性。这不利于学院的发展。

(一)二级学院建设主要是“五位一体”的系统工程

一个学院的发展,应该是五位一体的综合治理:改革、发展、稳定、创新、治理。十八大以来,中央的几个大文件,都体现了综合治理的纲领性理念。治理不仅仅只是国家层面上的,还包括各个单位、各级政府。大学要做好治理,院系作为学校的实体,更需要有一套治理体系。十八届三中全会指出“处理好政府与市场的关系”,放到学院层面,就是要处理好领导与员工、学生、教师之间的关系。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要“依法治国”,放到大学,就是让规章、制度发挥主要作用。实际上,充分让规章制度发挥作用,工作就会开展得很顺畅,并且会少很多麻烦,少得罪人。可谓: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因此,干事就必须要有一个公开、公平、公正的规则。规定做到公开、公平和公正,就会少很多麻烦,减少许多来自不同方面的不满。

十八届五中全会讲的“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这五大发展理念,其中的创新发展对学院的发展非常重要。十八届六中全会的四个全面: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国、全面从严治党,也可相应地对应到学院的综合治理上来。


要做好改革,就必须要处理好改革与稳定的辩证关系。具体在工作当中,必须要考虑中国国情。同时,国家的法规,那是红线,教育部的政策也是底线。这实际和我们讲的排兵打仗一样,要有执行力,一旦形成决议,不管你同不同意,认不认可,都要执行,理解也要执行,不理解也要执行。所以,毛主席所提倡的“团结、紧张、严肃、活泼”就非常有道理,翻译成当下的语言,就是:团结就是凝聚力,紧张就是效率,严肃就是执行力,而活泼就是有一个轻松和谐的工作环境。而且学院的改革是综合改革和治理:学科建设、师资队伍、科学研究、人才培养、学术交流、行政管理等涉及方方面面。因此,也只有遵循“改革、发展、稳定、创新、治理”的综合治理理念来发展,学院才取得今天的成绩。

(二)领导艺术

二级学院院长领导力对学院综合改革非常重要。那么,作为学院领导如何提升领导力,需要从道、势、术、时四方面提升和形成驾驭复杂形势的基本技巧。领导之道(原则和技巧)是建立在“对人以诚、处事讲信、取长补短、存异求同、区别对待”的做人做事五项原则基础上的,追求的是做成事,做大事,看重、追求的是学院的发展,而不是看重的个人利益。

1、卓越领导的三项品质:德、威、仁

卓越领导应具有行得正和真诚待人的高尚道德,及有威信和仁慈的品质。

当好领导,首先要有德行,有职业道德,或者说忠诚教育事业,忠诚国家和民族。自己要清廉,同时还要有担当。其次,要有威信,或有一定的权威。如果说,领导不想管事,不敢照章办事,什么都是和稀泥,那还有谁愿意听话做事呢?照章办事,建立照章办事的学院文化,就会形成威信和领导力。第三是仁慈。人不要仗着手中的权力为所欲为,对很多问题要原则性兼据灵活性,一方面要严格要求下属,另一方面也要帮助下属。

2、领导就是引领+指导

所谓领导,就是引领+指导。如果连方向都不清楚,根本就无法领导,甚至可以说是一个不称职的领导。过程的优化,则可以从信息、激励和效率三个方面来加以改进,尤其是信息对称、激励相容非常重要。

首先如何做到信息对称,沟通和交流是非常重要的。任何一个级别的领导在作决定之前,都需要首先了解情况。领导的决策需要建立在充分了解事情的基本情况之上的,才能做出受到支持的决定。信息对称是做好事情的前提,信息对称首先能消除误解误会,其次可能达成做好事、做成事的意志。

其次,还要做到改革和发展让大多数人获利及形成激励相容。改革当然很重要,但是必须要满足参与性约束条件,也就是改革要让大多数人包括老师和学生获利,违背了他人利益的改革是行不通的。

一个领导必须要做到引领和指导,具体到学院院长,学科的发展不能由于院长的专业知识不同而有所差异,要根据学院学科确定。

学术研究中最强调的就是自由之思想、独立之精神,百家争鸣、百花齐放,作为院长,要给每一个学科发展的空间,并且为了发展这个学科,必须要大力支持甚至给予政策倾斜。

(三)综合治理的四个维度:道、势、术、时

院系综合治理要讲究道、势、术、时。道就是说要做正确的事,合乎客观规律的事,就是做什么,应不应该做。术,做任何事情都是有方式、方法,怎么做才做到最佳,经济学基本上就提供这种优术的方案。道为什么重要?一个人的成就实质上是依赖这个人的眼光的,个人的眼光决定了你的理念的大小,理念的大小决定了你的目标的高低,你的目标想做什么,应不应该做决定,那后面才涉及战略、方向、愿景、未来和格局。所以,做事情,要考虑到约束条件,院长定位要分短期、中期、长期去做,应该有一个大致的规划和思想。势,就是态势和实力,这个非常重要。

毛主席说夺取政权要靠两杆子:笔杆子、枪杆子,巩固政权也靠这两杆子。在和平年代,枪杆子就是领导的实力,能不能够招到好的教师,培养好的人才,能不能有非常好的教授,建立起强大的师资队伍,能不能使学校有非常好的发展前景。院长一个很重大的任务就是要把学科建设搞上去。同时,如果光做,但不跟领导汇报,也做不好。其实,找领导汇报工作,请领导解决问题的过程中,就是让领导了解你的过程,只有领导真正地信任你、相信你,他才愿意支持你。一方面需要跟领导信息对称,一方面也需要跟外界信息对称。所以说,宣传工作也是非常重的,要让领导、让外界,让社会知道你所做的事情,所取得的成效,才能获得更大的支持。

中国的事情就是一把手的事情,领导不支持的事情,基本上是做不起来。若要搞改革,书记校长不支持,就搞不起来?首先反对的人,更加反对,支持的也不敢支持,但如果得到领导的支持,下面的人无论是真心支持还是碍于领导面子给予支持,都会支持,这就是“势”。术,主要是指方式、方法、执行。还有一个“时”,时机很重要,改革的时机、改革的顺序都非常重要。

(四)综合治理的三大法则:正、活、少

综合治理的三大法则,即“正、活、少”。领导做事就要行得正、用得活、管得少。越往上走,越要管得少,领导的作用应该是引领和指导,无论是院长、校长还是哪个单位的领导,什么事都亲力亲为肯定不行。老子《道德经》的第57章“以正治国,以奇用兵,以无事取天下。” “以正治国”首先要做正确的事、人要行得正,这也是《道德经》中“德”方面的要求,家庭如此、单位如此、国家如此、个人的修身养性亦如此。“以奇用兵”应该是指把一件事办成,要因人、因事、因地、因时而异,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以无事取天下”,院长、校长管事管得多了之后,是不利于调动属下的积极性的,不利于学校发展的,应该要发挥广大师生的积极性,包括管理团队的积极性。长期以往,就形成了动态激励。一个好的制度安排或规则关键是要看是否较好地解决了信息、激励和效率这三点。所以,要以信息、激励及效率这三个关键词作为准绳:一是信息的有效性,尽可能用最少的信息;二是激励相容性,让他人、个体即使逐利时,客观上也做了社会想做的事情;三是资源配置的有效性。管理学中谈到,好的团队管理的最大幅度是最后不超过12人,再多就管不过来了,只有找好人帮做事,这才是高手。

(五)综合治理的三个要诀:理、利、情

综合治理的三个要诀,就是“理、利、情”,要“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待之以利”。“晓之以理”就是要遵守一定的规矩、法规,必须要有基本的底线。其次,也需要“动之以情”,“情”也是社会规范,它无欲无刚,比如理念、校风、学风等,这类文化的东西是最重要的,一流的企业做出品牌、二流的企业做出技术、三流的企业才是生产产品,学校也一样。同时,还要“待之以利”,好好学习会有一个好的前景,不能天天采取“大棒式”的管理模式,所以批评老师、批评同学千万不要搞太多,很多领导“专制”、“一言堂”、“横”的管理方式不可取,可以有,但要有个度。

当然,也不能一味地用“情”,一味地运用到院系治理中就会出现问题。人类的竞争是在非常恶劣的环境下产生的,适者生存,所以产生了很难做到大公无私的基因。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更是残酷的,因此,总存在相当部分人,更多考虑的是自身的利益,所以才需要好的治理,好的制度安排。邓小平说的,制度好使“坏人”无法任意横行,制度不好使,“好人”无法充分做好事,甚至走向反面。隔行不隔理,松绑放权,给人们更多的自由选择也是一种制度安排,就要充分发挥老百姓的主观能动性。

此外,光强调“利”当然也不利于教师、学生成长,还需要尽可能达成理念一致。

(六)卓越领导与情境的分析和互动:五种情境及其应对

在处理问题时,需要分轻重缓急。事物发展是在具体情境中运行的,情境主要有五种情况:简单情境、复合情境、复杂情境、混乱情境、杂乱情境。每种情境的处理办法都是很不一样的,每一种情境都有不同的应对之策。这也是大到一个国家、小到一个家庭处理问题的方式。

最简单的一种就是简单情境,人人都能一眼看出来明显的因果关系,问题的正确答案不言而喻,无可争议,这种情况下领导就不用去管,靠制度和管理团队照章办事就可。

第二种情境就是复合情境,可能会有多个正确的答案,尽管存在着明确的因果关系,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能看到,作为领导就应该感知分析做出反应,这个时候就应该进行调研,甚至要建立一个专门委员会,尽量让教授治学,让老师有主人翁精神。对这种情况,作为院长,也不一定要去管,由副手或委员会去解决基本就可以了。

第三种是复杂情境,在这种情境中,一时无法看清楚,无法找到正确答案,在大家还没有形成共识,最简单的办法就是“等待”。为什么要做到信息对称、要和老师多沟通?就是要形成共识,改革的共识、做事的共识。如果大家都反对的事,在没有足够理由说服的时候,就不要试图去做,需要等一等、看一看。等一等、看一看也是一种领导策略。

第四种情境就是混乱情境,所谓混乱情境就是事情已经失控了,领导首先要做的不是为了立刻解决这问题,而是要“止血”。就像看到一个人出了车祸,第一时间不是马上治疗,而是首先要止血,不让更多的血流掉。领导者必须第一时间采取行动进行“止血”,知晓哪些方面稳定有序、哪些方面混乱无章,努力将混乱情境转化为复杂情境。

第五种情境是杂乱情境,这种情境下会有多种观点相互争夺主导地位,不同派系的领导相互争辩、到处都是不和谐的声音。这是最麻烦的一种情境,比如说出现了一种大的危急事件,并且这一事件已经失控,那么只能将这种情境逐一分解,分解到前四种情境下一个个解决。所以做一件事情和进行某项改革时,要充分考量各种风险的大小,非常注重稳定,关键是要建立制度、建立管理团队,要有目标、要有设计,并且这种设计要充分考虑到愿景,并给出恰当的制度安排,当环境发生变化时,制度也要适时做出变化。

二级学院而言,制度建设有哪几个方面,最重要的方面是什么?

答:治理主要是综合治理,例如,学生管理、课程设置、行管各岗位工作流程。学院行管的流动性比较大,有工作流程能保证新人很快接手。因此,总体来说包括:学科建设、人才培养、人才引进、科学研究、学术交流、行政管理六块内容。在制定规则时,首先要求信息对称,且容易执行。在重要性上,行政管理方面强调信息对称,在学生培养方面强调学生课程设置体现对学生在历史、理论、量化分析三个维度方面的综合素质的培养。在科学研究方面对老师的科研考核方面也制定地非常细致。学院行政管理包括财务、用车、院务、信息等,这些工作我们在十多年前已经开始规范。管理的原则就是做到公平、公开、公正,尽可能做到信息对称。(节选自上海财经大学经济学院网2017年6月8日网)

(郭建耀/供稿 高教所/审核)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